避暑山庄与全国著名景区的渊源

    2012-07-23 15:05:17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转载 浏览次数:0
    西湖苏堤 
    承德避暑山庄内 “康熙三十六景”第二景“芝径云堤”,是仿效杭州西子湖的苏堤构筑的,夹水为堤,逶迤曲折,形似芝字。此堤连接三岛:采菱渡、月色江声、如意洲。堤穿湖而行,为避暑山庄湖区主要风景观赏路线。
    西湖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近三公里,它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的。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将它命名为苏堤。长堤卧波,连接了南山北山,给西湖增添了一道妩媚的风景线。南宋时,苏堤春晓被列为西湖十景之首,元代又称之为“六桥烟柳”而列入钱塘十景,足见它自古就深受人们喜爱。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康熙皇帝第三次下江南驻跸杭州时,亲笔题下了杭州十景,如今我们能见到“苏堤”两字是康熙御题,皇帝对苏堤的喜爱可见一斑。
    康熙帝初建避暑山庄,疏导湖区时,亲自度量设计,首先开辟的就是“芝径云堤”这处景观。其《芝径云堤》诗云:“命匠先开芝径堤,随山依水揉幅奇。”此堤对山庄湖区各处风景实有管理全局之妙。入夏以后,漫步长堤,满眼苍翠碧绿,四周胜景层层,步挪景动,百态千姿,绿柳袅袅,大有西子湖中“苏堤春晓”之风韵。
       两堤虽远隔万里,却南北呼应。无论是走在天堂盛景的西湖之上,还是漫步塞北的秀丽澄湖,在堤上,景致都是湖山错落如画图般展开,万种风情,任人领略。     。
     
    泰山碧霞祠 
    避暑山庄内山区的广元宫仿泰山碧霞祠山门高峙顶峰而建。碧霞祠位于泰山极顶南侧,泰山天街东边,距岱宗坊约6.5公里,初建于1009年(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原名昭真祠,金代称昭真观,1488--1505年(明弘治年间)改名碧霞灵应宫,又称碧霞灵佑宫,1770年(清乾隆三十五年)重修后改称碧霞祠,沿用至今。碧霞祠是一组宏伟壮丽的古代高山建筑群,由大殿、香亭等十二座大型建筑物组成。整个建筑以照壁、南神门、山门、香亭为中轴,左右对称,南低北高,层层递进,高低起伏,参差错落,布局严谨,显示了中国古代高超的建筑水平,在道教宫观中极有代表性。
         据《泰山道里记》和《岱览》载,唐代前泰山顶上女神早有玉女或元君的称号。避暑山庄内仿照碧霞祠而建的广元宫是山庄内为数不多的道教宫观之一,也是供奉碧霞元君主神的地方。碧霞元君是泰山精神的象征,据道教的说法,碧霞元君受玉帝之命,证位仙真,统率泰山岳府之天将神兵,照察人间一切善恶生死之事。而且她神通广大,治病救人,护佑一切农耕、商贾、旅行和婚姻等事。而且,碧霞元君之女侍塑像中有一位抱有婴儿的女子,这是碧霞元君阴佑妇女儿童健康平安,能让无孕得孕,有孕顺产。明末清初,道教在统治阶级的轻忽下,不断下移,所信仰的神灵与民间信仰的神仙杂糅在一起,成为世俗神的碧霞元君得到了空前的信仰。
      避暑山庄作为清帝的离宫别苑,在景观设计上有仿有创。乾隆皇帝曾祭泰山十次,其中六次登岱顶礼元君。乾隆五十五年(1790),帝逢八十大寿,春三月特东巡谒岱庙,登岱祀元君。礼毕后,大宴群臣,犒赏三军,回銮所经沿途减租税,赐银与父老数以万计。乾隆皇帝对碧霞元君崇礼有加,在山庄内松云峡北山之巅酷似岱顶的理想之地建广元宫,自是在情理之中。《热河志》载:庙门南向,恭刻御书“广元宫”额。广元宫的建筑布局、形制与泰山碧霞元君祠几无二制,只是规模小一些,这与避暑山庄的造园思想相契合,追求与环境相适应,宜人体量。但在屋顶的装饰上追求的却是皇家气度,全部为琉璃覆顶,广元宫的红墙和耀人眼目的琉璃为山区增色不少,成为游人心向往之的胜境。
      广元宫的建立,完备了清代承德府的祭祀制度。同时也是帝王祈请元君护国庇民,特别注重其教化功能的体现。这种思想在乾隆皇帝《广元宫六韵(己亥)》诗中表述的十分清晰。“元为善之长,生物主东方。因肖岱宫式,(碧霞元君庙,在泰山顶,北方祠祀极广,屡著灵应。京师建庙城外,有五顶之称,而中顶、南顶、西顶尤著,皆官为葺治,兹仿其制为之。)落成灵宇庆。万家烟火庶,兆姓息男昌。承德令升府,兴文并设庠。祈年协旸雨,希佑富耕桑。惟以民情愿,无非祖迹。”由此可见碧霞祠与广元宫都承载着帝王殷殷之情。
     
     
    南京琉璃塔
    金陵大报恩寺塔是明代初年至清代前期南京城最负盛名的标志性建筑,被誉为“天下第一塔”、“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与古罗马大斗兽场、古亚历山大地下陵墓、意大利比萨斜塔等并列为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观。 
      据史料记载,它是明成祖朱棣为纪念其生母贡妃所建,工程耗时近20年,耗资248.5万两银子,役使工匠近10万余众。宝塔共有8层9级,高约78米,是当时南京最高的建筑,由巨大的白瓷五色琉璃砖构件堆砌而成,每砖均刻有佛像等图案。据传,塔建成后,九层内外共设篝灯146盏,每盏芯粗一寸左右,白天,此塔与日争辉;夜晚,则又烟火腾龙,煞是壮观。金陵大报恩寺塔是目前国内唯一有史料记载的琉璃宝塔,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在海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尤其是该塔绝妙的琉璃艺术,代表了中国历史上极高的建筑艺术成就。同时,金陵大报恩寺塔的建成,也反映了我国明代初期的经济实力以及劳动人民的超凡智慧。 
    避暑山庄中的永佑寺标志性建筑舍利塔(六和塔)是仿南京报恩寺塔而建。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帝南巡,见杭州六和塔和南京报恩寺挺拨秀丽,为报其母恩,于京师仿建两塔,并于次年在山庄建永佑寺,乾隆十九年又于此仿建一塔。后京师两塔一毁于火,一倾圮,乾隆帝一面追查责任,一面引以为戒,加固山庄之永佑塔,至二十九年才告竣,历时十年。永佑寺取永远福佑之意,是乾隆皇帝每年来山庄朝拜先祖,祭祀礼佛的庙宇。其塔高九层,通高67米,塔身九层六面,俗称六合塔。一层南北各开石拱卷门,进卷门可登极塔顶。九层分别题有匾额:妙莲涌座(塔廓)。一层以上依次是:初禅精进、二谛起宗、三乘臻上、四花宝积、五智会英、六通普觉、七果圆成、八部护持、九天香界。气势雄伟,古朴庄严。塔内供佛教雕像。乾隆驻山庄,有时清晨登塔礼佛,祈求长寿。原殿中供奉弥勒、三世佛、八大菩萨和无量寿佛等。御容楼是专门供奉清代已亡皇帝画像的地方。康熙皇帝死后,他的画像即供于这所楼上;每年,乾隆到山庄的第一项活动,就是到这里祭拜。后来雍正和乾隆的画像也供奉于此。
         
     
     
     
     
     
     
     
     
     
     
     
     
     
     
    苏州狮子林 
         狮子林为苏州四大名园之一,至今已有650多年的历史,为元代园林的代表。苏州园林甲江南;狮子林假山甲园林。狮子林以假山著称,假山群峰起伏,气势雄浑,奇峰怪石,玲珑剔透,洞穴诡谲,忽而开朗,忽而幽深,蹬道参差,或平缓,或险隘,给游人带来一种恍惚迷离的神秘趣味。狮子林的假山,通过模拟与佛教故事有关的人体、狮形、兽像等,喻佛理于其中,以达到渲染佛教气氛之目的。全园布局紧凑,富有“咫足山林”意境,使游人在游览园林,欣赏景色的同时,领悟“要适林中趣,应存物外情”的禅理。公元1703年2月11日清康熙巡游至此,赐额“狮林寺”,后清乾隆皇帝六游狮子林,先后赐“镜智圆照”、“画禅寺”及现存“真趣”等额匾。
    避暑山庄内文园狮子林则取假山屈曲环绕建筑,水道四通八达和建筑密集的特征。乾隆皇帝一生六次南巡,自第二次起,每次必游苏州狮子林,对它的美景赞不绝口,于是在避暑山庄清舒山馆前,度地复规仿之,避暑山庄的狮子林是取苏州狮子林的意境,追求倪瓒《狮子林图》的神仙境界的文园狮子林。它东部是以假山为主体的狮子林,西部是以水池为主景的文园,合称文园狮子林。其总体布局宗法于元代画家倪瓒的《狮子林图》,庭院幽深,石峰玲珑,具有典型的江南风格,素有避暑山庄园中之园的美称。它的平面构图与清代中期苏州狮子林极为近似。园内假山则就地取材,用北方的青石堆成,它虽不如太湖石玲珑剔透,但都姿态万千,形状各异,颇具北方山石的雄壮浑厚之气,有山洞、蹬道可通峰顶及各个亭子,园外的磬锤峰、罗汉山、园内的“南山积雪”、“锤峰落照”等景点一览无余。它克服了平地造园,横向布局错落有致,纵向构图平淡无奇的缺点,不但在横向上着意刻画,而且在立面上精心设计,层次分明,使人置身园内,处处美景如画。乾隆皇帝每次来山庄必游文园狮子林,“随景纪以诗”亲题文园十六景于内。文园的水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即可以观水形,又可以听水音,曲水多变,将水流的自然态势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水池上有“圆洞卧波上,遥看一月如”的“虹桥”,“支架随桥曲”的“藤架”,池边“虚堂不设窗棂,使因纳景满庭。朝暮云容水态,春秋草秀花馨”的“纳景堂”,在“延景楼”内即可以听到周围的瀑布水声与鹿呦声,又可以观看到山庄内外的景色,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文园中的水池、假山、桥、亭、阁及藤架等再现了江南风格,与园外景色融为一体,乾隆曾赞曰:“何必江南罗绮月,请看塞北有江南。”
     
     
    沈阳故宫、北京故宫与承德避暑山庄  
    历史演进,风云变幻。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离我们翩然远去了。但翻看古老的时光,这个距离我们最近的朝代总让我们不由自主的向走进她。清朝奠定了我国今天疆域的基础,鼎盛时领土达1300万平方公里。岁月已经掩埋了帝王的丰功伟业,而当时清代皇帝的三个居所:沈阳故宫、北京故宫和承德的避暑山庄却让我们读出了一个朝代的变迁。她们也一直和民族的命运与民族的历史文化同行 。
    沈阳故宫又称后金故宫、盛京皇宫。为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太宗皇太极的宫殿,即盛京宫阙,入关后称“奉天行宫”。始建于后金天命十年(1625年),清崇德元年(1636年)基本建成。乾隆、嘉庆时又增建。沈阳故宫以独特的历史、地理条件和浓郁的满族特色而享誉中外。沈阳故宫金龙蟠柱的大政殿、崇政殿,排如雁行的十王亭、万字炕口袋房的清宁宫,典雅的文朔阁,以及凤凰楼等高台建筑,在中国宫殿建筑史上绝无仅有;那极富满族情调的“宫高殿低”的建筑风格,更是“别无分号”。
    沈阳老城内的大街呈“井”字形,沈阳故宫就设在“井”字形大街的中心,占地6万平方米,现有古建筑114座。在建筑艺术上承袭了中国古代建筑的传统,集 汉、满、蒙族建筑艺术为一体,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在这一百多座古建筑中,曾经有清王朝草创时期的两代帝王在此生活和执政,运筹帷幄,为一代王朝奠定了坚实的基业。380年前,清朝的开创者就是在这里,迈出了他们入主中原的最后一步。也就是在这里,当年的马上民族,凭着十几万的人马横扫对手几百万大军如卷席,建立了生机勃勃的王朝。如果用一只翱翔的鹰来比喻清代,沈阳故宫就是她的振翅高飞。
         公元1644年,清朝定都北京,进而统一中国。故宫位于北京市中心,旧称紫禁城。于明代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是明、清两代的皇宫,无与伦比的古代建筑杰作,世界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古建筑群。宫殿是沿着一条南北向的中轴线排列,左右对称,南达永定门,北到鼓楼、钟楼,贯穿整个紫禁城。规划严整,气魄宏伟,极为壮观。无论在平面布局,立体效果以及形式上的雄伟、堂皇、庄严、和谐,都属无与伦比的杰作。它标志着我国悠久的文化传统,显示着500余年前我国在建筑艺术上的卓越成就。 
        清朝在北京落了脚,开始了一个朝代的雄图伟业。经过了几代皇帝的费心经营,康乾盛世的画卷徐徐展开。中华民族在封建王朝的发展也达到顶峰。北京故宫承载着历史的变迁,她象征着这个朝代正在大展宏图。北京故宫的建造并不出于清朝的统治者,于是一代伟大的帝王康熙将目光投向了承德,他在那里建造了完全属于清代的皇家人文建筑群。
          承德避暑山庄,更像是清代不掺杂的缩影。避暑山庄建于公元1703年至1792年(即清朝康熙四十二年至乾隆五十七年),占地 564万平方米,宫墙长达10公里。这是一座宫苑一体的大型皇家园林,分为宫殿区和苑景区两大部分,宫殿区建筑风格古朴典雅,不同于沈阳故宫多种民族风格并存,也不同于北京故宫的金碧辉煌,建筑风格朴素淡雅,但不失帝王宫殿的庄严,是清朝皇帝处理朝政,举行庆典,日常起居的地方。苑景区又有湖区,平原区和山区之分。湖光山色,兼具“南秀北雄”之特点。山庄内楼台殿阁,寺观庵庙等古建筑达120多组,它们因山就水,遍布全国,其中就有康熙皇帝以四字命名的“三十六景”和乾隆皇帝以三字命名的“三十六景”,史称“康乾七十二景”。布局运用中国传统造园手法,组成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神仙世界的构图。避暑山庄的规划设计突出表达了封建统治者“移天缩地在君怀”的宏大气魄。
    避暑山庄建成后,清帝每年有半年的时间在此会见王公贵族及外国使节、处理奏章、消夏避暑。统治者将政治的刀光剑影化作这一园的山水朦朦。这里是一个朝代从容不迫的闲庭信步。
    清朝兴于沈阳故宫,定都北京故宫,盛于承德避暑山庄,这一清晰的历史脉络让今天的我们不由得的追寻。这是历史的痕迹,更是时代的脚步。三座宫苑像三颗珍珠穿起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辉煌历史。